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报告 > 节能环保领域 > 正文

拔除恶性“毒瘤” 环保产业疾呼政策春风

核心提示: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民营经济如何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引领发展?如何参与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

  2016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也是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攻坚之年。民营经济如何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理念引领发展?如何参与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
  
  每年两会前,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都会在北京举办“环保企业家媒体见面会”,或发布环保企业家的联合倡议书,或提出对推行环保新模式的建议,或呼吁环保企业的责任与担当。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推动中国环保产业及环境服务业的健康发展。
  
  2016年,环境商会牵头会员企业共同起草4份提案,以全国工商联团体提案的形式提交政协会议,分别为《关于遏止环保行业恶性竞争的提案》、《关于进一步完善环保领域PPP项目支付机制的提案》、《关于完善环保产业税收优惠政策的提案》、《关于加快污染场地修复的提案》。
  
  3月1日,两会前夕,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举行媒体见面会,企业家、商会负责人、学者、媒体近百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只为一个共同的话题:环保。
  
  从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要像对贫困宣战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的誓言,到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环境污染是民生之患、民心之痛,要铁腕治理”的行动纲领,再到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把节能环保产业培育成我国发展的一大支柱产业”,环保议题可谓是两会最“强音”。
  
  “偏离项目成本的恶性竞标竞争现象,已经严重损害了环保行业的整体利益,应当引起高度重视和警惕。”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赵笠钧在会上严肃表态。
  
  赵笠钧表示,我国环保产业经过20多年发展,已经在污水、大气、固废处理处置以及环境服务等重点领域,形成了涵盖环境咨询、环保设备、工程设计、设施运营维护的多元化产业格局。根据国家发改委统计,截至2015年底,节能环保产业产值预计达到4.5万亿元。但是,尽管近年“气十条”“水十条”等政策扶持力度加大,引导了环保产业市场化、规模化扩容,环保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仍处于发展初期,并且存在诸多问题,其中,恶性竞争就已经成为环保企业零容忍的“毒瘤”。
  
  “环保行业应该鼓励基于环保达标要求的同业优质价格竞争,抵制低于合理成本的恶意低价行为。”赵笠钧在会上呼吁业内企业加强行业自律,共同抵制恶性竞争。
  
  断崖式跌落
  
  恶性竞争现“毒瘤”
  
  “就拿污水及垃圾处理领域来说,2015年6月新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报出48元/吨,8月蚌埠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6.8元/吨,10月高邮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26.5元/吨,12月浙江绍兴项目以18元/吨的报价再度刷新了行业底线。”赵笠钧道出的一组数据说明了问题所在,仅仅数月时间,中标最低价从48元/吨骤降至18元/吨,降幅达62%。
  
  一顿垃圾处理费用的合理区间应该是多少?
  
  赵笠钧回答说,关于垃圾焚烧项目成本,根据E20环境平台联合毕马威企业咨询(中国)有限公司发布的《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及分析报告》发布的《垃圾焚烧发电BOT项目成本测算及分析报告》显示,在自有资金内部收益率为8%,垃圾焚烧热值6500KJ/kg,建设投资为4.5亿元的条件下,垃圾处理服务费单价约为65元/吨。若考虑应收账款周转期的财务成本,垃圾处理服务费初始单价将上浮至68元/吨。
  
  “不仅垃圾焚烧,污水处理领域最低中标价也呈现断崖式跌落,12月安徽安庆市城区污水收集处理厂网一体化PPP项目以0.39元/吨污水处理费震惊业界。个别企业不计后果、竞相降价的跑马圈地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了环保行业的整体利益。”赵笠钧深感忧虑。
  
  赵笠钧认为,低价竞争、地方政府环境服务费用支付不顺畅、国家税收优惠政策取消或支持力度减弱、企业融资难等问题成为行业痛点。其中,低价竞争成为行业最大“毒瘤”,环保企业对低价竞争的容忍度似乎在今年达到了极限。
  
  “首先,恶性竞争损害了环保行业的健康发展,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其次,还可能遗留烂尾工程及豆腐渣工程隐患,最后,还损害企业自身财务可持续性。”赵笠钧告诉记者,如果环保行业低价抢夺市场的策略成风,一旦某些中小企业以降低环保标准要求为代价跟风降价,不仅挫伤了多数以高标准运营维护环境设施的环保企业自身的积极性和创新环境技术的内生动力,未来5-10年内环保设施成为环境污染源的风险也会增加。

业内竞争加剧
  
  地方政府角色之问
  
  “由于当前多家企业在投标同一项目时,技术标评比差距并不明显,所以商务标评分也就是报价就成为脱颖而出的关键。”赵笠钧指出,环保行业具有内部排他性,个别企业急于形成区域市场的进入壁垒,从而产生了恶意低报价的非理性行为,这是导致恶性竞争的第一个因素。
  
  第二,一些地方政府存在低价中标导向。“客观来讲,财政收入较高的大中城市垃圾处理市场已经饱和,小城市及村镇生活垃圾处理市场正在起步。而三四线城市地方政府在本地财政收入紧缩、负债高及偿债能力低的条件下,拟定PPP项目筛选企业时更倾向于将低价作为首要考虑因素,而忽视项目公司的环境技术、运营维护及合理收益等长期稳定因素。而一旦低价中标环保项目后续运营出现问题,不仅影响当地环境质量的改善,也容易激化政企矛盾。”赵笠钧分析道。
  
  “第三是经济下行立项减缓,环保行业竞争加剧,促使企业无序的低价竞争进入白热化状态。”赵笠钧如此表示。
  
  此外,有业内人士分析,环保企业之所以在此节点集体抵制恶性竞争,虽然行业一直存在低价竞争问题,但激化这一矛盾的是去年大量资本涌入环保市场。受到资本“野蛮”入侵后,更多环保企业产生了危机意识。
  
  企业要自律
  
  政府需强化监管
  
  “为了环保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我提出三点倡议。”赵笠钧在会上呼吁:第一,环保行业的所有企业坚守底线,遵守行业道德,加强行业自律;第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加强监管。第三,业内联合抵制恶性价格竞争企业。
  
  今年两会期间,环境商会不仅在两会前夕发出了呼吁业内企业加强行业自律的倡议书,还向全国工商联提交了《关于遏止环保行业恶性竞争的提案》。向有关部门提出三点建议。
  
  第一,地方政府理性招标及加强监管。
  
  “地方政府应本着对当地环境质量和人居生活环境负责的原则,在环保项目招标时,商务标评标应重点审查报价有否低于成本价格等异常情况,以避免项目无法实现预期的环境治理目标,给环境设施长期稳定运营带来隐患。”赵笠钧表示,各级政府及相关管理部门应建立环境PPP项目的监管责任追究制度和企业退出机制。加强超低价中标环保工程的全过程监管,将环境基础设施的运营成效纳入地方政府领导干部的考核指标体系。
  
  第二,明确强制和建议信息公开清单。
  
  “环境服务涉及公共利益,地方政府及相关主管部门在招标阶段应留有足够长的预告期公布招标信息。市政基础设施项目构成复杂,评标阶段应公开签约文件关于项目价格构成和调价机制、基本结构等关键信息。环境服务质量直接影响地方环境质量,建设运营阶段应公开披露日常监管及财政补贴事项,以杜绝暗箱操作的空间。”赵笠钧说。
  
  第三,追踪监督重点环保项目。
  
  “各级环保部门应定期抽检低价中标项目的环保达标排放情况,建议重点全过程跟踪中标价格在40元/吨以下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建设运营,确保能够提供合同约定的环境服务。”赵笠钧最后说道。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与发展网无关。本站对文字的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核实,对文章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数据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并遵守相关知识产权保护规范。